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聚焦高校行政化管理模式之变:项目主管制

2020-01-12 点击:1591

大学管理模式的变化陶小莫画

核心提示:

□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建议“逐步取消实际行政级别和行政管理模式”。去年,山东临沂师范学院引进了“项目督导员制度”,将学校的发展规划和运行任务设定为175项工作,将学校院长和主任转化为175名项目督导员。目的是降低管理水平,稀释管理水平,提高管理效率。“监督者制”能逆转大学行政管理模式吗?教师作为主体能否得到加强?有利于创新人才的培养吗?

“系主任有礼堂,科长满是走廊”是对高校行政管理模式的外部批评。现在山东省临沂师范学院,行政色彩浓厚的主任、科长职位已经被“主任”、“主任”所取代。

去年8月,临沂师范学院引进了“项目监理制”,这是山东省高校首次实行“去行政化”内部管理。此次改革将学校发展规划和运行任务定为175项工作,将学校院长和主任转化为175名项目经理,并稀释了行政级别。

“监督者制度”改革能扭转高校行政管理模式吗?教师作为主体能否得到加强?有利于创新人才的培养吗?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临沂师范学院,亲自感受改革。

带“长”的“官”几乎一夜之间就消失了。

[“项目经理”是学校指派的具有索引任务的最高管理职位,这削弱了过去不同层次之间的支配和支配关系。175名经理相当于175名“最高领导人”。2009年夏天,位于沂蒙老区的临沂师范学院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变革。以“项目监理制”为内容的管理体制改革全面推进。当学校宣布175名副主任以上领导干部的新职位时,所有其他干部都被任命为“督导员”,除了少数领导干部由于工作需要也宣布了一个“长”的职位。八所著名学校的领导也不例外。党委书记许文同是“推进创新课程和新校区项目的主任”,院长韩燕鸣是“增加办学收入、节约支持、提高效率的主任”。“科长”也已被“主任”取代。突然之间,“长”的“官员”几乎都不见了。”一位老师叹了口气。

“我们借鉴了现代企业和国外著名大学的‘扁平化’管理模式,将全校的职业发展规划和运营任务分解为175个项目,然后根据项目设置岗位和选择主管。主管应该与学校签订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临沂师范学院副院长兼“高级岗位评估主管”王明夫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临沂师范学院的改革中,“项目经理”是学校指派的具有指标任务的最高管理职位,从而弱化了过去不同层次之间的支配和支配关系175名主管相当于175名“最高领导人”。学校可以在第一时间为每项工作找到第一个负责人。”王明夫还告诉记者,在分配机制中,学校根据监督员完成的实际工作量制定了绩效考核标准和工资限额。

金和银通过职位竞争成为科学学院的“教师和学术导师”。记者看到,他与学校签订的责任合同详细规定了督导员的职责、主要工作项目、任务指标、创新拓展项目和发展思路等。而任务指标则详细列出了建立省级工业重点实验室、每学年7名学术休假教师、156万元科研经费等具体数字。

王明夫说,“主管制度”最流行的解释就像是企业的合同管理,有明确的岗位和责任。当然,像企业一样,学校也建立了严格的考试制度

改革总是伴随着阵痛,但“监督者制”是一种“无痛分娩”,师生对此几乎没有异议,这与学校前两次管理体制改革的先兆有关教育学院教授李中国认为如此。

修理门把手已经进行了一周了

[只要是在职责范围内,它就是最高级别的主管。“监督者制”的实施不仅提高了管理效率,而且更好地体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办学理念。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一些代表谴责了高校行政管理的弊端:“一些高校已经成为一级政府,政府作风严重,管理效率低下。”

许文同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最初,学校必须起草一份文件。首先,医院办公室把它交给负责部门的主任,主任把它交给副科长,副科长把它交给科长,科长把它交给副科长,副科长把它交给总办事员。“一层一层地分配东西效率太低,最后的文件起草得也不令人满意。实行扁平化和合同化管理后,此事将直接移交给相关主管。”

冯焕顺去年在生命科学学院竞争“研究生入学考试海外留学主任”的职位。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清楚地感受到了主管和他以前工作过的顾问之间的差异。“我以前自己也不知道。事情发生时,我必须向院长或秘书请示。现在,只要是学生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和出国,对我来说就是头等大事。”

“责任更大,负担更重”几乎是接受记者采访的高管们的共同愿望。去年,临沂师范学院向文学院下达了308万元的目标来完成这个项目。“项目与资金主管”张根柱负责协助教授申请项目批准。“我有一份针对全医院85名教师的动态监控表,记录项目申请的情况和分配的资金。”张根柱说,不久前他还去了北京,协助八名教授赢得国家级项目。

根据国外高校的经验,扁平化管理使学校运行更快,容易带来盲目决策等问题。在具体实践中,临沂师范学院行政单位和二级学院逐步形成了与“监督者制”相匹配的运行机制。例如,文学院制定了一项政策,由院长牵头成立一个团队,制定计划并实施。它还建立了党委决策、行政执行和理事会监督的机制。“监督者制”的实施不仅提高了管理效率,而且更好地体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办学理念韩延明董事长多次强调,行政部门要有意识地将管理者转变为向导和服务提供者。

"我赞成学校改革。"临沂师范学院传媒学院二年级学生石卓(Shi Zhuo)告诉记者,他最近想咨询一下出国留学的事情,于是他直接找到了该学院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与出国留学主任”,导师立刻给他提出了有用的建议。“在宿舍门把手坏了之前,我们必须先告诉辅导员,然后是学院,最后是总务部门。转了一圈后,花了一个星期才修好。我们可以通过直接找主管在同一天解决这个问题。效率真的很不一样。”卓感慨地说。

把行政和学术部门拧成一根绳子

(“导师制度”改革是让每个学生都有一个直接负责的人,让每个学生都有一个负责他需要服务的项目的人。在服务至上的理念下,学校行政或学术管理的难题得以解决。]

"大学事务、行政权力还是学术权力拥有最终决定权?"这一敏感话题在今年的两届会议上引起了代表们的激烈辩论。韩延明认为,完全反对行政权和行政权是错误的

“在实行‘监督者制度’和合同管理之前,教学是一种‘活的良心’,依靠的是责任感。学校的教学主要是定量的。例如,一名教授必须完成240小时的教学,一名副教授必须完成270小时的教学。现在我们对教学有质量要求。学校明确规定教授和副教授必须完成两个创新课程的建设任务:学术课程和嵌入式课程。临沂师范学院创新课程主任马凤刚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与学校签订了一份责任合同,明确规定了教授的课程建设任务。承担中兽医和动物药理学两门创新课程,每年完成不少于220小时的教学工作量,以科研项目为载体,为10名本科生担任学术导师

李忠国的《成人教育社会服务研究》获得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现在该项目已转化为一门学术创新课程,受到大学生的欢迎。借鉴国外著名大学管理课程的体系和内容,他选修了嵌入式课程《管理学原理》,不久前也被评为精品课程。“在课程建立之前,‘没有人负责,没有人负责’,现在我已经成为两个创新课程的最高负责人,所以我经常想,学生们怎么能在课堂上感到满意呢?如何设置好课程?”李激动地说。

教授责任感的改变激发了教室的活力。文学院教授尹明明有自己的个人感受。改革前,一个人在课堂上讲话,几十个人沉默不语。现在的教室已经实现了师生之间的互动。她经常采用案例分析、讨论和情景模拟等教学方法。”学生们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课堂气氛活跃起来。“导师制度”改革不仅强化了教授的教学责任,也赋予教授决定教学的权利。临沂师范学院规定,教授对教学模式、考试和评估以及学生评价有最终决定权。根据创新课程建设的需要,教授有权决定设施。目前,临沂师范学院的图书采购方式是“教授列图书清单,图书馆负责采购”。每个新学期,图书馆都会给教授发一份表格,教授会填写书目,图书馆会根据这份清单来订购图书,这在全国高校中是罕见的。将“监督者制度”与外界“主管监督者,档案中的主任”联系起来是一个难题,这反映了高校“去行政化”的尴尬。]

淡化行政级别的大学如何与外部行政社会联系?自行进入该领域的高校的“去行政化”能走多远?这是许多大学校长深感担忧的问题,也是临沂师范学院“导师制度”改革面临的最大瓶颈。

“每次我交名片时,人们都会问我‘新闻宣传主管’是什么职位,所以我必须解释一下,这相当于宣传部的一个副厅长。”临沂师范学院新闻宣传负责人罗程健无奈地说道。罗程健还坦言,在外界普遍关注行政层面的情况下,高校“去行政化”首先面临的是与社会沟通的问题。“你说是宣传部部长,一个处长也出来看你,你说是处长,别人怎么接待你的?”

记者还了解到,罗程健在学校文件刊物上的职位是新闻宣传主管,但文件中的行政级别仍然是副职。“这也是不能的。学校全体教职工的工资由临沂市财政局根据事业单位的工资支付。至于主管或助理的级别以及如何支付,财政局没有先例。它们只能根据文件级别支付。”

“如果外国大学的校长不能达到目标,他们甚至可能被解雇。在目前的评估体系中,校长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许文同呼吁教育当局建立一个基于大学使命和校长责任的目标评估体系,从而赋予大学领导开展工作的责任和压力。“这也将对‘监察制度’的进一步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临沂师范学院坐落在老区,在过去的10年里取得了一系列令当地其他高校羡慕的成绩:“无债”新建了一个校园,建筑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面积超过6000亩。这所学校的学生人数是10年前的10倍,入学人数已经流行多年了。”十年跨越式发展得益于十年体制改革”,这是师生的共同愿望。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

youtube.com

河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afmtw.com 技术支持:河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