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幅画卖2亿!艺术品交易的“黑”与“灰”

2020-01-09 点击:1750

“艺术是无价的!”

当著名的大师们谈论艺术珍品时,如果你提到“钱”这个词,你可能会被他们傲慢的鄙视杀死。

但是它越无价,它就越有价值。

例如,在艺术品拍卖圈最近的两次大拍卖中:在香港苏富比的“当代艺术之夜拍卖”(Contemporary Art Night Auction)中,常玉的晚期作品《曲腿裸女》在晚上被砸了1.72亿港元,最后的交易是以1.98亿港元加佣金成交的。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的巨作《背后藏刀》以1.957亿港元售出,创下该艺术家的新世界拍卖纪录。

两幅画的价格惊人,普通人无法理解的艺术品收藏和拍卖让这个圈子更加神秘。

虽然普通人不是艺术家,但有可能成为卖家。毕竟,家族祖先传下来的旧物品也可能是可以高价出售的珍宝。理解艺术交易圈是为了防止有一天被“圈住”。

01

拍卖行的“灰色”和“黑色”5日出价500万英镑,11日将价格提高到600万英镑。有出价更高的买家吗?

拍卖人在拍卖台上热情地出价。底部的竞标者似乎也陷入了疯狂的竞争,一张一张地抓着亮牌。

这是电视剧中常见的一集,但现实并不像做手势那么简单。如果你不知道拍卖行的基本规则并冲进去,那么80%的人只能是那些拥有大量愚蠢资金的“傻瓜”。

在拍卖中,可能有数十或数百件物品要拍卖。虽然网站看起来很满,但只有几十个人会真正参与拍卖,这不足以形成激烈的竞争局面。

此时,“托儿所”将率先举起他们的卡片来营造气氛,吸引围观者前来竞标。这些“儿童保育”的很大一部分是卖方带来的,卖方更重要的职责是根据市场上的竞价情况将价格提高到更合适的位置。

除了寻找“儿童保育”,拍卖人还会在拍卖中玩一些把戏。

例如,在拍卖开始时,当还没有出价时,拍卖商会假装提高价格,从而创造一种竞争的气氛。没有具体的参考,他们会将手指向天花板吊灯的方向,业内称之为“吊灯”效应。

当然,拍卖人的出价不会超过卖家和拍卖行协商的最低出价。如果投标价格接近底价,但仍然没有投标,则只能出售收藏。

聪明的投标人不会急于投标。他们只会在了解了常规之后等待机会进入。

拍卖行也是“无情的”,从不做任何“及时给予帮助”的事情。那些不知名、没有经历过市场流通的藏品经营风险更大,他们会坚决拒绝。

但是市场上只有少数高质量的收藏品,竞争非常激烈。为了吸引更强大的客户并赚取更多佣金。许多拍卖公司会伪造交易结果,制造巨大成就的假象,并欺骗客户的信任。为了获得关注,许多公司还组织拍卖投机所谓的“国宝”艺术品,以抬高价格。

也就是说,在许多非正规拍卖行,许多高价出售的物品实际上是由自我导演的演员“做市商”。

在这样的潜规则下,根据营业额=锤价、锤价和佣金的比率,如果你把许多公司的财务报表翻一番,你会发现营业额很难匹配。

混合拍卖市场为骗子提供了作弊的温床。新华社曾报道过类似的案例。一位老人拿了一枚真正价值只有100元的阿清王朝硬币去找鉴定。拍卖行哄骗老人相信这枚硬币价值300万元。委员会接着强调,不久将举行拍卖,老人可以通过支付相应的费用参加拍卖。据信这位老人为此支付了10多万元。此后,拍卖行将不会退还服务费,只要它说收藏品在出售。

这是一个常见的技巧。作弊拍卖行要求卖家将藏品带到指定的评估机构进行评估,这些评估机构通常会事先与拍卖公司串通,评估结果自然是真实的。

之后,拍卖行将宣布

卖方手中有一件好艺术品,通常以双方都满意的价格卖给中间商。卖出后,即使价格更高,也基本上与卖家无关。然后,中间商进行专业操作,寻找合适的机会将艺术品投放市场,并控制投放的数量和时间,从而炒出艺术价值。

在这个行业里,一个收藏品的价格太害羞,很难透露。如果一件作品被清楚地标记,它似乎会立即失去它的身份。

这种现象在画廊中最为常见。常规画廊遵循探究的原则。如果观众喜欢一件作品并询问其大小和价格,画廊工作人员不会直接浏览,而是会询问对方的职业、对这幅画的感觉以及是否有任何相关的收藏历史。画廊工作人员只有在买方和卖方调解和调查后才会给出报价。在一些高端画廊,并非每个员工都知道这幅画的价格,只有经理才有资格披露它,这也被视为权力的象征。

在艺术品市场,卖家和中间商承担的风险相对较小。买家就像一个“赌徒”,谁赢了赌注自然意味着“骑自行车骑摩托车”。如果他输了,他只能“接受赌注”。

如果购买的收藏被发现是赝品,就不容易归还。

例如,相似度超过90%的假书画很难归还,除非人们同意它们是手工制作的,而且结果是印刷出来的。另一个例子是玉,如果宣传的是青玉,买回来的是新玉;宣传的是和田玉。回购只是一种常见的方式。它也是不可退款的。只有宣传是玉石,回购是玻璃或塑料,才能保证退货。

此外,“不说真话,不说真话”的潜规则在艺术界盛行。如果你把一张纸带到认证机构,如果它是真的,该机构可以签发一份真实性证书,但如果它是假的,它只会私下口头告诉你,不会签发正式的书面认证。

对于估价机构来说,这也是为了保持理智,以免得罪卖方,找个人来烦他。然而,被骗的消费者只能“吃黄连哑”。

03

中国“90后”成为“金爸爸”。

在拍卖市场,中国人一直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根据《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年的最新数据,中国是世界第三大市场,占2018年销售额的19%,达到129亿美元。

中国人总是慷慨解囊。华谊兄弟首席董事王钟君曾以约3.77亿元的价格收购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油画,以2990万美元收购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油画,万达集团也以1.72亿元的价格收购毕加索的《两个小孩》油画。

例如,郭碧婷,一位前不久嫁给一个富裕家庭的女艺术家,戴着一顶皇冠,这也是在拍卖会上买的古董。

今年3月,在董强明州经历动乱的“奶茶姐姐”张泽天独自出现在香港,掀起了一波热搜索。她出现的地方是香港巴塞尔艺术中心。

张泽天只是一个缩影。除了中年和老年买家,一群年轻的中国大亨正在涉足艺术产业链,并活跃在首都圈。

中国“千禧一代”对艺术的热爱促使他们用父母的钱购买价值数百万欧元的收藏品。这些“90后”接受了良好的艺术教育,能说流利的英语,活跃于社交媒体,参加各种艺术博览会,并与世界顶级画廊和拍卖行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们低调地收藏了大量西方艺术珍品。通过向父母借钱,他们迅速成为小收藏家和艺术鉴赏家。

今年4月,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美国时装艺术家凯斯以1.16亿港元的价格,在一平方米的布料上卖出一块丙烯酸树脂。拍摄开始前,拍卖行估价600万港元,最终奇迹般地以1亿多美元售出。

据称,是一个年轻的中国人高价拍下了这张照片。

富裕的一代粗鲁地统治着这个国家。富裕的第二代人有责任以这种方式“优雅地”消费。

欧美画廊和大型拍卖行,像饥饿的狼一样,一直渴望扑向这些年轻而精力充沛的“金爸爸”。

[这篇文章是由中国证监会授权的投资界转载的

youtube.com

河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afmtw.com 技术支持:河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