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八位首席经济学家辩论央行是否“降息” 货币政策MLF、LPR预期分化

2019-11-22 点击:1075

9月17日,央行启动了2000亿元的多边贷款操作,利率维持在3.30%左右,利率不变。 当日,800亿元反向回购和2650亿元传销到期。

Huatai同一天发布的分析报告显示,央行在近期基本上对政策平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央行对多边基金的这种“另类”操作也是应对这种组合的政策表现。

在这种多边基金运作中,充裕的资本有利于短期利率的下降趋势。然而,由于政策利率调整预计将降温,长期利率无法开启空,因此仍判断收益率曲线的短期陡峭概率较高。 债券市场面临的基本逻辑尚未动摇,这决定了债券市场“不怕下跌”。分配压力仍然很大,债券市场的上下格局难以改变。

事实上,市场更关注的是:央行会在9月份降息吗?

对此,9月16日,《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采访的八位经济学家预计,央行将在降息后下调实体经济融资利率。

然而,市场对央行选择降低多边基金利率还是LPR利率的预期存在很大分歧。

随着8月份宏观数据的发布,工业增长率降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消费物价指数可能超过3%,生产者价格指数可能面临油价上涨等进口通胀压力 一种观点认为,央行应该降低多边基金利率,以压低LPR利率

但另一种观点指出,央行可能只会降低LPR利率。 央行9月6日宣布,将每年降低银行资本成本150亿元,相应的贷款利率可下调约5-10个基点。

世界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已经回到宽松的空 9月12日,欧洲央行宣布将存款利率从-0.4%下调至-0.5%,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下调。同时重启QE(量化宽松政策) 美元7月降息25个基点后,美联储将于9月17日至18日举行利率会议。目前,市场普遍预计将再降息25个基点

不同的市场信号对央行降息有争议,部分原因是这一趋势指向不同的市场信号

9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制造业投资增长了2.6%,比前一年7月下降了0.7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2%,比7月份增长0.4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0.5%,比7月份下降0.1个百分点

在消费方面,八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上较去年同期上升7.5%,扣除价格因素后,实质上升5.6%。工业方面,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4.4%,比7月份下降0.4%

市场越来越要求央行降低货币市场中期贷款利率和LPR贷款市场报价

9月16日,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朱房建认为,房地产投资将面临进一步下行压力。 他认为,在货币政策层面,多边基金预计近期将LPR利率下调10-15个基点,从而推动LPR利率下调15-20个基点。

然而,可能的通货膨胀因素会限制降息空?

在通货膨胀方面,首先,看看8月份上涨2.8%的消费者价格指数,与上月持平,市场担心消费者价格指数会突破3% 其次,8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8%,环比下降0.1%。 9月14日,无人驾驶飞机袭击国际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的两个石油设施,引发全球油价短期飙升。布伦特原油周一上涨19%,为近30年来最大单日涨幅。

“我们不能不看价格上涨背后的原因就看价格上涨,”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9月16日下午表示,目前主要的通胀因素是供应中断或供应冲击。

丁安华认为,如果消除供给原因,中国目前面临的是通缩压力,而不是通胀压力,仍有空进一步微调货币政策。 例如,应该向农民提供无息或低息贷款,以尽快恢复生产。

降低多边基金或LPR

市场上最有争议的问题是降息的速度 一种观点认为,多边基金和LPR的利率应该尽快下调。

9月16日下午,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表示(降息)应该尽早完成,(多边基金和LPR)都可以调整 除猪肉外,通胀数字正在下降,世界主要央行也在降息。所有这些都表明,央行应该尽快降息,并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

屈宏斌说传销和LPR都下调了空 同时,增加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覆盖面等措施也有助于降低风险溢价,降低中小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

9月16日,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认为,中国降息窗口已经打开,应该尽快降息,引导贷款利率通过新的LPR形成机制回落。 货币政策应保持适度紧缩,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增加对制造业和私营企业的信贷支持。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通货膨胀是由短期因素引起的,不会太久。 可通过精神创伤和痛苦等监管评估指标推动LPR利率下调,多边基金利率也有所下降空

郭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熊远认为,短期内,在此次下调后可能会再次下调,但最早要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 降息后,“降息”将更容易预测。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最早在9月中下旬),多边基金利率很有可能会降低。LPR的报价预计今年也将下调2-3次,但抵押贷款利率不会下调。

但另一种观点是,目前不适合降低多边基金利率,而适合降低LPR利率。

9月16日下午,法国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正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采访时表示,“LPR报价利率将会下降,虽然MLF将会显示出趋势,但还不会下降。” "

鲁正伟指出,国务院常务委员会两次提出要尽快降低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 国务院8月16日指出,“多种货币信贷政策工具应相互配合,更好地发挥担保体系的作用,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国民大会9月4日明确指出,“应加快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并应及时应用普遍和有针对性的降息等政策工具。”

9月16日下午,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认为,从汇率、通胀和经济增长来看,目前下调传销利率的紧迫性不高 此外,LPR报价的利差有很大的潜在压力下降,此时降低多边基金利率的弊大于利。

张旭指出,在大量银行贷款尚未涉及LPR的客观背景下,LPR不应过快下滑,以免银行在转换基准时给予新贷款的初始浮动比例过高。 同样,在LPR报价的息差没有被完全压缩的背景下,目前的多边基金利率也不应该下调,以便更好地达到利用市场化改革来促进贷款实际利率下调的目的。

央行的150亿册《市场焦点》再次指出货币政策如何疏通货币传导机制

陆政委指出,中央银行“计算并公布”,每年降低银行资本成本150亿元。该行“当然不能独立经营,必须给企业带来利润”,而且“150亿元的贷款利率要低5-10个基点。”

所谓“计算和过账”是指央行9月6日宣布“此次下调将释放约9000亿元资金,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同时也将银行资金成本每年下调约150亿元,这可以通过银行传导降低贷款的实际利率”

他说降低LPR利率,央行已经表示这与房地产市场无关。 然而,通过降低多边基金利率,市场可能形成持续降息预期。 在房地产市场形成稳定的预期之前,降低多边基金利率是不合适的。 就汇率而言,央行短期内不会使用所有货币政策工具。

张旭指出,事实上,自去年年初以来,金融市场的利率已经大幅下降,但贷款利率并没有很好地反映市场利率的变化。问题在于利率从金融市场转移到贷款市场的过程。

例如,2018年第一季度,三年期AA+级中期票据的平均收益率为5.50%,到2019年第二季度已降至4.00%,下跌150个基点 同期,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从6.01%降至5.94%,仅下降7个基点 显然,贷款市场和债券市场之间的利差已经显著扩大 从某种意义上说,改革和完善LPR形成机制的目的是减少贷款利率和债券市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 ”张旭说道

他表示,如果目前降低多边基金利率只是为了降低贷款利率,那么降低的是债券市场利率,而不是利差。 甚至,利率差可能会被动上升。 这似乎是回归老路,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也背离了用市场化改革压低贷款实际利率的初衷。

(责任编辑:DF512)

济南中学《史记》语文课本剧搬进校园

河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afmtw.com 技术支持:河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