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2分31秒!两颗心终“相遇”

2019-09-07 点击:1574
RY8EIdUC0mDMYQ

8月3日,中山市人民医院中心手术室心脏外科正在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南方日报记者叶志文摄影

紧张变幻的视频请到南方+

从中山市人民医院医疗单位到中央手术室,总距离约200米,徐伟走了2分31秒,步伐匆匆而稳。 8月3日上午9点,心胸外科主治医师徐维如照常通过医院三楼回廊。他带着捐赠者的心脏保存箱,最后交给了中央手术室的同事。

等了两个多月之后,此时,悄悄躺在手术台上的捐赠者终于迎来了这一天。 “现在我要睡觉了,我不紧张,我会感到有点困。”附在捐赠者的耳边,低声说。多年生患有扩张性心肌病,离开这个年轻捐赠者的唯一方法就是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生命的交汇是一个美好的命运。时间是8月1日下午3点。医院OPO(人体器官采集组织)协调员NPO Li接到了内科主任助理主任陈妙莲的电话,了解到一个潜在捐赠者家属同意签署《人体器官捐献同意书》,李宁青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与家人见面。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与家人签署了一份同意书,以帮助等待了两个月才找到自己内心的年轻捐赠者。

数十个“送心”通过300步,两颗心相互靠近

8月2日中午12点,在李丽卿的介绍下,记者看到了器官捐献者的家属。想象中没有悲伤和溺水的感觉。这家人守卫着捐赠者的床边。

虽然他们知道他们的亲人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但两个憔悴的面孔仍然在他们的耳边说话,好像躺在床上的人可以听到他们的故事并说出一个伟大的愿望成真。 “当我们走遍世界时,我们的生命将会消亡。我不希望我的家人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我希望亲人可以继续以其他方式生活在其他人的身体里。”器官捐赠者的配偶向记者透露。她透露,捐赠者的家人非常开放和合作。他们不仅同意捐献一颗心,一颗肝脏和两颗肾脏,而且还在签署同意书后一小时内交出所有相关的法律文件。他们的诚意触动了她。

“现在,为了沉默,我们感谢这位捐赠者的无私和慷慨.”3日上午8点,市人民医院内科医院ICU病房照常安静。在3号床前拉起一层浅蓝色的窗帘,漂亮的花圈放在干净的白色床单上。这是由OPO组织的医院专门为器官捐献者准备的。七名医务人员站在死者的床边,双手交叉,头部下垂,给最慷慨的死者带来最庄严的仪式。宁立青站在那里。她目睹了生命监视器上捐赠者的心跳,并为OPO工作了十多年。虽然她不再像她刚开始时那样令人兴奋,但她对生命的死亡并不感到无动于衷。

徐伟再次前往器官收购现场。作为心胸外科的主治医师,他不记得他多少次送他的心脏。然而,他从一开始就不那么平静。 “当我第一次接触器官移植时,我不适合。虽然捐赠者已进入脑死亡状态,但他是医学和法律意义上的死者。但当我看到那颗砰砰作响的心脏时,我感觉像徐伟在电话中说话,他承认,直到他看到移植的接受者已经恢复健康并恢复正常生活,他的想法逐渐改变,并且感受到了做这项工作的重要性。

2分31秒!步行约300步之遥。这不是徐伟最快的“送心”,虽然200米距离对捐献者心脏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发送“心脏”的过程就是与生命的竞赛。徐伟知道捐赠者的心脏必须冷,时间短。他告诉自己加快步伐,缩短时间。 “供体心脏冷缺血的时间直接影响其质量。同时,在心脏供给过程中,受体也经历了升主动脉停止体外循环。体外循环时间越短,体外循环时间越短,收件人的身体好。“徐伟说,精确的时间连接是移植手术的关键,各部门之间的合作尤为重要。

小心移植器官移植 - 生命的接力

正如徐伟所说,器官移植手术不是一项部门工作。 8月3日共有数十名医务人员参加了心脏移植手术。从早上7:30开始,接受者被送往中心手术室,直到下午1点,整个心脏移植手术顺利完成,内科ICU,大脑死亡判断组,外科麻醉,心胸外科,OPO组织.心脏移植手术完成。看到新的心脏开始在受体的胸腔内反弹,监视器屏幕上的心电图逐渐恢复并波动,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不仅如此,而且在隔壁手术室,接受捐赠者肝脏的医生也正在进行肝移植。这种接力不仅是生命的传递,也是专业器官移植团队的紧张工作接力。

人民医院人民医院心胸外科主任梁毅在手术前表示,手术台上的工作仅占心脏移植手术总数的三分之一。没有其他部门同事的合作,就不可能进行移植手术。成功。梁毅曾多次担任心脏移植手术总指挥。他介绍,参与移植工作的每个部门都将建立一个微信群,总指挥官需要加入微信群的各个部分,协调联锁器官移植工作。及时提醒工作组的下一步做好准备。

器官移植工作不是线性工作流程。特别是对于心脏移植,一个是供体器官器官采集,另一个手术室医生即将为供体打开胸骨。这两项任务几乎同时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医院OPO组织负责人谢曦表示,器官移植涉及多个部门,过程相对复杂。在她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墙上挂着两个移植工作流程图。箭头指向下一个链接或左或右,非线性和非简单环,从ICU发现潜在病例,OPO启动协调程序,然后到脑死亡确定组,进入死亡程序,最后执行器官移植手术。谢希认为,这是一个有机的动态过程。

陈妙林与宁丽青的合作使早期器官捐献顺利进行。其中一人及时发现了潜在的案件,另一人很快就与家人达成了协议。内部ICU和中央手术室以相同的方式合作,并且在不同地点同步采集。移植,然后有一个让每个人都快乐的心脏复兴。这是最能反映协作的任务。每个人都是一个螺丝钉,但一个人不能少。 ',否则就会被抛弃。”梁毅的话带着分享的信心。

中山市人民医院作为一家具有器官移植资格的“老式”医院,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移植工作的发展。自2001年医院开展移植手术以来,其OPO组织已与捐赠者家属签署了300多份。0x9A8B],共有1155名危重病人等待器官来源,其中心脏移植病例总数在广东省排名第二。

●南京日报记者郎辉

记者林如柱

——

河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afmtw.com 技术支持:河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