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我为什么不可以用不带钱的方式出去闯一闯呢?

2019-09-03 点击:1789

fe45000097accdb1798c

一夜都没睡好,但不代表我没睡着。

我是一会睡着一会睡醒。醒是因为我一直在兴奋,在想出去的事,还有就是怕睡得太死说梦话,让奶奶偷听了坏事;睡着是因为我需要在梦里先去跟范仲淹、屈原打探一下情况。当然主要是我太疲劳,从没有过的疲劳感。

该睡时不好好睡,当然有累,但脑子不累,就像自行车下冰坡,刹不住。我马上就可以一个人外出了,像报纸上报道过的那两个人一样。

爸爸大概算了一下,出去一个星期,吃、住、行和门票之类的大概要一两千块钱样子。

我蛮欣赏外国年轻人那样的穷游,就说能省则省,带几百块就行,顶多一千元,关键是体验生活,锻炼自己。

爸爸表扬我说得对,但出门还是带足钱好,有备无患。

我突然就问,是不是真的没钱寸步难行,他想了想说,当然。

钱的确是个怪东西,搞得人都跟着怪,不怪都不行,从小我就知道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分钱钞一分货,还有一个版本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便做推磨鬼,好像是说,世间的一切一切,都与钱紧密联系的,谁都绕不过。

我又想到我刚写的《择校生》,想到我为写这本书跟好多学校,好多学生,好多家长,好多老师了解的情况,想到我从报刊杂志上搜集的材料。

钱真像魔杖,连学校这样的圣洁之地都这样了,那社会上还不更扭曲得厉害。

那么这个社会就真的认钱不认人吗?那么真的无钱寸步难行吗?

那两个独自闯世界的小男孩可是带了好多钱的,听说还是一站一站有人买好票并不断提供钱的,大概是怕贼人抢吧。

那是,一个小孩出门带那么多钱,是蛮危险的。

那我危险吗?要是我每一站都由爸爸安排好,那还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让爸爸带我算了。我可不干,爸爸也不会赞成。

不过爸爸的意思还是明确,要以节俭的形式完成此行才最有意义。

节俭?什么才叫节俭?我在爸爸离开时还问过。爸爸笑笑说,就是能少花钱就少花钱,要是多花钱,什么都以钱铺路,到哪都不管三七二十一花钱,反而养成了坏习惯,关键是锻炼自己的意识,吃些苦才好。

爸爸从来教育我节俭,不该花的钱,不花,可花可不花的,少花,需要花的就是花再多钱,只要有能力,就花。爸爸从小教育我不跟别人比吃比穿比花钱,就是将来挣了再大的钱也不讲究吃讲究穿,合适就行。

我现在就是这样,从不跟别的人攀比吃喝玩乐,从不向家长提生活上的要求,给什么吃就吃什么,给穿什么就穿什么。像妈妈给我买了名牌服装,爸爸还会打电话叫妈妈不要这样做。

爸爸绝不是因为钱少,才要求我有节俭精神。他也不是小气,他常会花别人家舍不得花的钱。

比如买书,他从不反对我,也不反对自己。他自己的书特多,他甚至收藏有《古今图书集成》和《中华民国史事纪要》这些大部头的书,两套书有几百册呢,全是精装,听说国内个人收藏的没几个人有呢。

还比如旅游,他跑了不少地方,也带我去过不少地方,那要花多少钱?可爸爸说值得,还说要做有学问的人,要使人生有意义,就应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想着想着,忽然有个念头像是从地底下向天上窜,也好像从天上向地下窜,也就这时我脑袋开了一个天洞似的,那么我为什么不可以用不带钱的方式出去闯一闯呢?

对,我要是用不带一分钱、不依靠任何亲友的方式到湖南体验生活,那不是能更好地体验生活,锻炼自己,证明自己吗?不更有挑战性吗?

这个念头一闪定,我一下兴奋起来,虽然身体懒洋洋的,头脑却兴奋奋的。

可是……可是……

我这不是又给爸爸出难题了吗?但是……

我又觉得,如果爸爸是现在的我,相信他也会这么想的吧。是的,这符合爸爸对我一惯教育意图。

但就是爸爸同意了,那他就更不好做奶奶工作了。

我一边烦,一边兴,一夜没睡好,就盼着天亮,好打电话跟爸爸说说看。

我什么事都喜欢对爸爸说,不管好事和坏事,不像别的同学会把不好的事向家长隐瞒。他从不会不讲道理地乱骂乱打。他的道理最让人心悦诚服,好多事我想不通的,到他面前就通了。

有时我跟奶奶有矛盾,我错了他会批评我,还让我向奶奶道歉。

如是奶奶错了,他也会在肯定了我的对后,找出我不对的地方叫我改正,叫我心服口服地去向奶奶道歉。然后他又去跟奶奶谈,让奶奶的气蒸发到九霄云外,这样就没事了。

本来就不应该有什么事嘛,奶奶是我长辈的长辈,身体又不太好,我是不应该啊。

那么对老师对同学呢?我不呆,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像我,因为出了书,似乎成了“小名人”,可我懂得该怎么做。

著名作家冯亦同老师,为了写一篇关于我的真实的长篇报告文学,悄悄的,想尽办法采访过我的老师、同学、邻居和奶奶。他们都说我很随和,很礼貌,根本看不出我有什么得意、什么清高、什么骄傲的,让冯老师很意外,很欣慰。

本来就是这样嘛,我有什么好骄可傲可了不起的呢,不就是写了几篇十几二十万字,或者二三十几万字的大作文吗?别人不是也有好多地方比我强吗?

所以我真的没有因为经常有记者钻进学校或堵在门口想采访我,也没因为全国有那么多电视台、电台和报刊杂志报道过我,就飘飘然,就忘了自己是谁。

我只是一个学习成绩平平的初中生,一个还需要爸爸批评鼓励的小孩,我可不是那种会让人担心这担心那的浅薄之人。

爸爸平时经常对我说,浮夸或浮躁的人最最浅薄。

所以,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觉得我的想法会得爸爸的支持。

天不知什么时候亮了,我却不能像早上的太阳朝气蓬勃,而是浑身无力,赖在床上不想起。

好不容易起床后,照习惯先喝一杯凉开水,可刚咽一口水,咽喉就疼得脑袋发胀。见到奶奶喊早上好时,半天才憋出声,嗓子又哑又痛。

我捧一把自来水洗脸时,觉得脸有些发烫。

不好,不会是感冒了吧?

达到当天最大量

河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afmtw.com 技术支持:河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