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反垄断法三部配套规章落地 互联网等新业态纳入修法范围

2019-09-12 点击:1917

在《反垄断法》颁布的第十一年,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在实现“三位一体”整合的第二年逐渐迎来了法律修改的重要节点。

9月1日,正式制定了《反垄断法》的三项配套规则,即《禁止垄断协议暂行规定》,《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暂行规定》,《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暂行规定》,《反垄断法》,《反垄断法》(以下简称“三项暂行规定”)。这些规定的意义在于它们统一了以往执法部门,中央和地方政府三个重要反垄断地区不同执法规模的问题。

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份,当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上述三项临时条款草案进行磋商时,就没有“临时”字样,但当它们于6月26日正式出台时,该文件的名称添加了“临时”一词。什么是神秘的?

几位接近立法的人专门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目前,《反垄断法》的修订研究已经进行了至少三轮,计划是在年底前完成修订提案草案。并将其提交给司法部。其中一位表示在“0x9A8B”的三项配套规定中增加“临时”一词,是为了准备年底推出的“0x9A8B”修订草案的过渡。制定了三项临时条款,以回应社会期望和执法的发展。如果你乐观,接下来的四个指南,如《关于知识产权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也将在今年年底推出修订草案之前发布。

一位接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如果修订后的草案《反垄断法》能够在今年年底成功提交给司法部,那么下一个程序将包括司法部带头修改,提交国务院常务会议和国务院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

国务院副主任,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秘书长甘林去年11月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反垄断法》的修正案纳入立法计划。市场监督总局专家咨询小组已经修订了研究报告和修订草案。自今年年初以来,市场监管部门的许多负责人也在不同场合强调他们将密切关注修订《反垄断法》。

三项配套规则和统一执法标准

中国《反垄断法》涉及的四种垄断行为包括“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和“经营者集中”。

这次引入的三项临时规定,除“经营者集中”外,还对其他三项行为作了详细规定。明确之后,它将解决如何执法的问题。

熟悉法规的人向第一财务报告员解释说,在机构改革之前,这三项行为的监督分散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之间。在制定过程中,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领导了资源,专家等的组织,并在修订前合并了不一致之处。该人说每个条款都有特殊性质。但除了删除重复条款外,这实际上是以前执法态度和立场的问题。

例如,他说,就宽松制度而言,2015年12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八家滚装货运国际航运公司的共谋竞标被罚款4.07亿元,根据《反垄断法》四十第六条宽大制度的规定澄清了豁免的梯度,最终的“临时规定”更充分地吸收了案件的执法经验。

此前,由于对商务部的业务运作进行了相对独立的审查,法规也有所改进,所以这次没有涉及相关法规的出台。

据悉,目前,市场监督总局反垄断局已设立11个办事处。其中四个与运营商对相关业务的集中审查有关。这也是世界上最密集的反垄断执法企业。

参与修订条例草案的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小组成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增加“临时”也是新中央的第一批规定。行政管理,可根据情况的变化及时修改。

据接近法律的人士说,如果形势乐观,除了临时规定外,还将制定涉及知识产权,汽车反垄断,宽松系统申请和运营商承诺的反垄断领域的指导方针。将在今年年底前推出。 “指南不具有约束力和强制性,更像是手册,最能反映反托拉斯法的特点。”

此前,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发布的指导方针仅于2009年5月发布《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相关市场界定的指南》,指出了相关市场定义的依据,方法和主要因素。

北京大学教授盛杰明向“第一财经”杂志记者解释说,在国际上,“指南”的性质仅仅是该行为实施的指南,严格意义上没有强制性。在中国,《立法法》中没有“指南”这样的东西。

市场监督总局反垄断局局长吴振国在8月30日召开的特别会议上表示,《反垄断法》已经形成以《反垄断法》为核心,一个行政法规,五个反垄断国务院委员会指导方针,8是一个较为完整的反垄断法律体系,由部门规章和15项规范性文件组成。实施的三部门规章是反垄断法治建设的重要里程碑。它们是体制改革后统一反垄断执法的程序,标准和标准,保证了《反垄断法》的有效实施和法律管理,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

2018年3月,李克强总理邀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建议。根据机构改革方案,国务院设立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并将商务部多年来分散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发展改革委、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在中央政府改革的同时,地方执法力量也逐步完成了三位一体的整合。

新的经济形式,如互联网,已纳入监管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实施的三项暂行条例为今后反垄断法的修订提供了一些信号。

上述接近立法的人士表示,首先要做的是,互联网等新经济领域的执法,十年前还没有纳入这一规定,现在开始进一步规范。这也将是未来法律修订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主要体现在《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暂行规定》中(以下简称《规定》)。

其中,在国际国内已经实施的案例被借鉴。

上述消息人士说,中国与欧盟以及中美两国已经签署了合作备忘录。由于欧美在反垄断领域执法力度最大,与中国的沟通密度非常频繁。有时,对于特定情况,双方也会直接通过邮件进行沟通。”在互联网领域,执法案件主要在欧盟。美国的声音非常大。它没有看到实际案例,因此可以作为参考。”

吴振国解释说,《规定》第11条列出了在确定互联网等新经济形式的运营商主导地位时可以考虑的因素,包括“相关行业的竞争特征,商业模式,用户数量” ,网络效应,锁定效应,技术特征,市场创新,掌握和处理相关数据的能力“。相关市场中运营商的实力和市场力量等《规定》充分吸收了我国司法机关对互联网诉讼案件的判断内容,并充分借鉴了其他领域的优秀经验和成熟实践。互联网领域执法的司法管辖区。

在技术细节方面,他说,考虑到互联网等新经济形式的特殊性,为了满足社会各界的期望,满足执法需要,就相关问题提出了三项具体规定。进入互联网等新经济领域。首先,澄清了确定市场份额的指标范围。《规定》定义除销售额和销售量之外的其他指标。其次,它规定了确定市场主导地位的特殊考虑因素。第11条列出了在确定互联网等新经济形式的运营商的主导地位时可能考虑的因素。第三,它规定了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的特殊情况。第15条规定,以低于运营商成本的价格出售货物,涉及互联网等新经济形式的自由模式,应全面考虑运营商提供的免费商品和相关的收费商品。

上海市法学会竞争法研究会秘书长丁茂忠教授表示,《规定》也对知识产权的内容作了特别说明。在决定知识产权领域的运营商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时,反托拉斯执法机构可能会考虑诸如知识产权的替代和下游市场对使用知识产权所提供的商品的依赖等因素。 “但新经济的内容能否升级为法律仍然存在争议。”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戴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的声音很高,达成了共识,可能会纳入修订后的领域,包括《反垄断法》未合法申报的条款,即公司处以5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许多专家认为,这种惩罚太低了。在一些大型兼并和收购中,它甚至不如律师的开支,这还不足以导致反垄断法的威慑。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编辑:DF395)

——

河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afmtw.com 技术支持:河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