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记者手记:那些牺牲,需要被永远铭记

2019-08-30 点击:865


大河浅滩,山脉和横断山脉的大草原仍然是红军长征的标志。在这些印记中,我们感到牺牲精神令人震惊。

在红军飞行的泸定桥纪念馆广场,22座石碑中只有5座刻有桥战士的具体名称。评论员夏薇说,这是为了纪念飞过泸定桥的22名勇士。大多数战士还没有找到它,但他们从不放弃寻找。

攀登雪山和草原是红军长途旅行中最悲惨的旅程之一。非战斗减少的数量超过10,000。在宏远县刷山寺镇雅秀村的山腰,我们看到了一个殉道者的坟墓,他写下了红军工农殉道者墓。当地村民说坟墓是从山顶移开的。雅秀村入口处的石碑介绍。红军烈士陵墓位于红原县南部的牦牛山口。它位于海拔4800米处,距离布鲁辛寺镇以北13公里。墓是为了纪念老人的牺牲。红军是由战士建造的。

红原县树井寺镇雅秀村前村书记范华良告诉我们,小时候,她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谈起红军翻山的情况。在山路上,不时坐着或躺着红军士兵,其中一些人永远“睡觉”。他们很瘦。

在Yaxiu村,村党员每年都会去烈士陵墓,以纪念在长征中以各种方式死去的英雄。今年7月1日,记者也碰巧遇见他们挥舞着党旗,沿着红军之路前往亚克希尔雪山,在山腰开展活动并接受红色教育。

“我们不能忘记他们。今天我们必须继续奋斗。这个小山村将会进一步焕发活力。”范华良说,这不会辜负当地的烈士。

在四川红军长征期间,草原使红军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1935年8月,红军开始着手征服草地的艰难历程。在阿坝州,红军过去经过的松潘草原包括松潘县,红原县和若尔盖县。

放在碗里,旁边还有一个木工弯曲的尺子。当成年人长大后,他知道他的父亲正在向两个人致敬。一个年轻的小战士掉进了沼泽地。他是一位在南充与父亲一起加入红军的小伙伴;一个是父亲的木工。

“我的父亲从未忘记这位小战士。我们不能忘记今天在雪山和草原上牺牲的祖先。”供应说虽然他们没有在激烈的战场上牺牲,但这种牺牲仍然必须永远铭记在心。

在若尔盖县的Banyou乡,我们还看到了一座名为“胜利的黄昏”的雕像。一群红军士兵坐着或躺着,周围是石柱,上面刻着“中国工农红军Banyou烈士纪念碑”,离望远镜的战士不远。

雕像的底座上刻有《王平回忆录》的字样:我用望远镜观察河的另一边,至少有七八百人坐在河岸边。我首先带着记者和侦察员介入情况。乍一看,哦!他们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我一个接一个地看着他们,他们都疯了。我默默地看着这悲惨的一幕,泪水爆发出来.

英雄不会询问消息来源,但英雄需要要求返回。真正的英雄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红干县Rigan Qiao湿地被称为“死亡之海”。在草原纪念碑上有一支红军,纪念碑的一侧写着: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英雄。真正的英雄有深刻的悲剧意味着:播种,但没有参与收获。这是国家骨干。他们受苦了,我们已经取得了荣耀。 (记者周祥基)

陈倩熙(实习生),刘蓉)

日期归档
河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afmtw.com 技术支持:河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