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欧洲有教皇,伊斯兰有哈里发,为何中国神权不能高于王权?

2019-09-09 点击:935

10: 00: 00数以百计的杂项评论

打开世界古代文明的历史。除了中国,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观点:神权统治高于王权,甚至直到近代,都有这样的国家。

最广为人知的是欧洲教皇和伊斯兰世界的哈里发,它仍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是,中国恰恰相反。早在史前社会,它就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神权政治或宗教统治。现在我们看到伏羲,树人,神农,黄帝和其他有相应社会贡献的中国祖先,但没有相应的祭司身份在体内,表明社会逐渐摆脱了神权政治。

那么,为什么中国对王权没有上帝的权力,这种地位对中国有何影响呢?一些西方学者认为这是中国的一个秘密!

那么,世界上所有主要文明都是长期的神权,高于王权。为什么中国没有超越王权的神权?

一是中国务实文化。大多数史前神话人物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他们已经传承了很多年。例如,神农尝到了草药,僧人钻了木头,夸父追逐太阳(测量了阴影)。至于没有用的奇迹,原始的祖先不会过分关注。而且,实用主义也导致了太多的神灵,厨神,富裕的神灵等等,太多的神灵更难以超越王权。

第二,上帝与人之间的利益交换。中国的神灵和人民是一个相对平等的关系。它们属于利益交换。例如,古人要求下雨,并提出各种贡品。他们希望众神下雨,但如果众神没有下雨,人们将来可能不会崇拜他们。因为古人认为这是一种利益交换,因为我致敬,你应该下雨。

第三,很早就注意历史记录。与其他文明相比,中华文明早已有历史官员,而苍颉的文字制作实际上是黄帝的历史官员。所谓的阅读历史使人们变得聪明,过去经历的完整记录使中华文明不会失去自己,也因为历史官员的记录,使神权政治缺乏生存的土壤。

第四,中国人决心赢得胜利。谈到中国的神话,不难看出它始终违背自然,不屈服于自然。中国人为什么不制造诺亚方舟?由于防洪,有必要治理洪水。其他神话故事,如拍摄后的传说和父亲的赞美,都是不屈不挠的斗争。我相信人们会赢得这一天。

第五,众神来自王室头衔。西方是一个奉行世俗王权的神权政体,但中国是一个皇家君主,如道教神仙,几乎都来自王室头衔。没有皇室头衔属于“野神”。它是具有王室头衔的“神圣之神”。每个中国王朝几乎都会奉献一些神灵。

第六,中国的祖先比神更高。如果众神与他们的祖先发生冲突,中国人应该相信哪一个?毫无疑问,绝大多数中国人会站在他们的祖先一边。可以说,中国人最崇拜的不是神灵,而是祖先。因此,在这种文化土壤下,神权政治没有发挥的空间。

显然,在这种文化环境中,神权政治几乎不可能优于国王。因此,道教,儒教,佛教等只能屈服于王权。

总而言之,在文艺复兴之前和之后,欧洲仍然处于教皇的统治之下。《巴黎圣母院》,当Quasimodo被官兵追赶后,在逃往教堂后,官兵无助,完全证明了神权政治优于国王。至于伊斯兰世界,它与欧洲相似,甚至在现代社会中,神权政治仍然是崇高的。

然而,在中国,它是在西周《诗经》,“在天空下,它不是王国;在土壤的岸边,它不是国王。”

事实上,从明确的书面记录来看,即使商代注重占卜并要求好坏,神权也只是一种“仆人”的地位,不能凌驾于王权之上。

当然,在中华文明的开端,也应该是神权统治高于王权。至于神权政体在哪个时间点下降,它仍然是未知的,但至少在5000年前。中国后世的一些封建迷信与中国苦难的历史有关。他们一再被侵略,文明被摧毁,甚至发生了一些回归。但总的来说,神权政治仍然没有活土。

那么,这种现象对中国有何影响?为什么西方学者认为“这是中国永远的秘密?”事实上,从以上六个原因出发,不难看出中国的世俗社会是强大的,祖先早已摆脱了无知的宗教崇拜,不能受到神权政治发展的影响。

想象一下,如果中国优于国王的权力,那么在发展过程中,神权政治将任意争辩说这不是教义,而且不能做,它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发展,就像在中国的异端裁判一样。欧洲的中世纪,在罗马烧布鲁诺。广场。当王权高于神权政治时,它自然轻载,并且在做事方面没有太多的顾忌。

至于影响,你可能希望阅读战国的一篇名为《西门豹治邺》的文章,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中国人对宗教和世界的态度和智慧,还有中国为何一直都很强大。

禹城(河南安阳)位于世界闻名的抚顺地区。周边城市很丰富。只有城市贫穷,市长被多次更换,但仍然是一样的。这让韦文侯感到疑惑,于是他派出了西门豹。去治理,我希望他能找到原因。

经过调查,西门豹发现虞城贫穷的原因是因为“何波的妻子的苦涩”。每年对于何波的妻子,当地官员必须带着女巫来收集数百万的钱,以及20万至3亿美元的婚礼,以及其他私人婚礼。而且,如果你看看哪个女人,你会丢一点嫁妆,然后为何波抓一个妻子。因为人们害怕洪水,所以他们不敢跟随。

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这几乎是在河里淹死一个女人,即使它是何波的妻子,这是一种迷信的做法。

希伯来人又来了,第一个70岁的女巫带来了10多名学徒跳舞。西门豹看了一会儿,突然说这个何波的妻子不漂亮,会导致何波不满意,麻烦女巫去和何波聊天,我们去找漂亮,第二天送你。

所以,西蒙豹将女巫扔进了河里。很长一段时间后,女巫没有回来,他扔了一个女巫学徒,并让她看看发生了什么。刚刚扔了三个,然后扔了三个长老。西蒙豹在河边恭敬地等待,同时还在口中说:“武汉,三个老人不回来了,这是什么?”似乎人们将再次被派遣。

他周围的人都被吓死了。 “它们都是锄头,锄头和破损,血液流动,颜色像死灰色。”这时,西蒙豹说,下次有人敢说何波的妻子,那么他就会被派去亲说。从那时起,禹城就没有禾波的儿媳。

后来,根据西门豹的政策,洪水迅速得到控制,运河被转移到灌溉农田。玉城人民很快就变富了。

从西豹的情况来看,不仅可以看到中国人已经打破了神权的权利,而且更容易让国家变弱,但更容易让国家变得更强大。

事实上,在神权统治下,国家可能会坚强一段时间,但很难持久。相反,在没有神权政治骚乱的世俗君主制下,它总是强大的。古代和近代许多文明的衰落与神权政治密切相关。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神权政治的衰落,世俗化更加激动和繁荣,这导致了中国人民的强大的同化能力和更加人性化的城市的社会氛围。和许多不同种族的人一样,一旦来到中国,他们很快就会被中国人同化。事实上,关键的原因是这一点。

打开世界古代文明的历史。除了中国,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观点:神权统治高于王权,甚至直到近代,都有这样的国家。

最广为人知的是欧洲教皇和伊斯兰世界的哈里发,它仍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是,中国恰恰相反。早在史前社会,它就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神权政治或宗教统治。现在我们看到伏羲,树人,神农,黄帝和其他有相应社会贡献的中国祖先,但没有相应的祭司身份在体内,表明社会逐渐摆脱了神权政治。

那么,为什么中国对王权没有上帝的权力,这种地位对中国有何影响呢?一些西方学者认为这是中国的一个秘密!

那么,世界上所有主要文明都是长期的神权,高于王权。为什么中国没有超越王权的神权?

一是中国务实文化。大多数史前神话人物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他们已经传承了很多年。例如,神农尝到了草药,僧人钻了木头,夸父追逐太阳(测量了阴影)。至于没有用的奇迹,原始的祖先不会过分关注。而且,实用主义也导致了太多的神灵,厨神,富裕的神灵等等,太多的神灵更难以超越王权。

第二,上帝与人之间的利益交换。中国的神灵和人民是一个相对平等的关系。它们属于利益交换。例如,古人要求下雨,并提出各种贡品。他们希望众神下雨,但如果众神没有下雨,人们将来可能不会崇拜他们。因为古人认为这是一种利益交换,因为我致敬,你应该下雨。

第三,很早就注意历史记录。与其他文明相比,中华文明早已有历史官员,而苍颉的文字制作实际上是黄帝的历史官员。所谓的阅读历史使人们变得聪明,过去经历的完整记录使中华文明不会失去自己,也因为历史官员的记录,使神权政治缺乏生存的土壤。

第四,中国人决心赢得胜利。谈到中国的神话,不难看出它始终违背自然,不屈服于自然。中国人为什么不制造诺亚方舟?由于防洪,有必要治理洪水。其他神话故事,如拍摄后的传说和父亲的赞美,都是不屈不挠的斗争。我相信人们会赢得这一天。

第五,众神来自王室头衔。西方是一个奉行世俗王权的神权政体,但中国是一个皇家君主,如道教神仙,几乎都来自王室头衔。没有皇室头衔属于“野神”。它是具有王室头衔的“神圣之神”。每个中国王朝几乎都会奉献一些神灵。

第六,中国的祖先比神更高。如果众神与他们的祖先发生冲突,中国人应该相信哪一个?毫无疑问,绝大多数中国人会站在他们的祖先一边。可以说,中国人最崇拜的不是神灵,而是祖先。因此,在这种文化土壤下,神权政治没有发挥的空间。

显然,在这种文化环境中,神权政治几乎不可能优于国王。因此,道教,儒教,佛教等只能屈服于王权。

总而言之,在文艺复兴之前和之后,欧洲仍然处于教皇的统治之下。《巴黎圣母院》,当Quasimodo被官兵追赶后,在逃往教堂后,官兵无助,完全证明了神权政治优于国王。至于伊斯兰世界,它与欧洲相似,甚至在现代社会中,神权政治仍然是崇高的。

然而,在中国,它是在西周《诗经》,“在天空下,它不是王国;在土壤的岸边,它不是国王。”

事实上,从明确的书面记录来看,即使商代注重占卜并要求好坏,神权也只是一种“仆人”的地位,不能凌驾于王权之上。

当然,在中华文明的开端,也应该是神权统治高于王权。至于神权政体在哪个时间点下降,它仍然是未知的,但至少在5000年前。中国后世的一些封建迷信与中国苦难的历史有关。他们一再被侵略,文明被摧毁,甚至发生了一些回归。但总的来说,神权政治仍然没有活土。

那么,这种现象对中国有何影响?为什么西方学者认为“这是中国永远的秘密?”事实上,从以上六个原因出发,不难看出中国的世俗社会是强大的,祖先早已摆脱了无知的宗教崇拜,不能受到神权政治发展的影响。

想象一下,如果中国优于国王的权力,那么在发展过程中,神权政治将任意争辩说这不是教义,而且不能做,它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发展,就像在中国的异端裁判一样。欧洲的中世纪,在罗马烧布鲁诺。广场。当王权高于神权政治时,它自然轻载,并且在做事方面没有太多的顾忌。

至于影响,你可能希望阅读战国的一篇名为《西门豹治邺》的文章,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中国人对宗教和世界的态度和智慧,还有中国为何一直都很强大。

禹城(河南安阳)位于世界闻名的抚顺地区。周边城市很丰富。只有城市贫穷,市长被多次更换,但仍然是一样的。这让韦文侯感到疑惑,于是他派出了西门豹。去治理,我希望他能找到原因。

经过调查,西门豹发现虞城贫穷的原因是因为“何波的妻子的苦涩”。每年对于何波的妻子,当地官员必须带着女巫来收集数百万的钱,以及20万至3亿美元的婚礼,以及其他私人婚礼。而且,如果你看看哪个女人,你会丢一点嫁妆,然后为何波抓一个妻子。因为人们害怕洪水,所以他们不敢跟随。

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这几乎是在河里淹死一个女人,即使它是何波的妻子,这是一种迷信的做法。

希伯来人又来了,第一个70岁的女巫带来了10多名学徒跳舞。西门豹看了一会儿,突然说这个何波的妻子不漂亮,会导致何波不满意,麻烦女巫去和何波聊天,我们去找漂亮,第二天送你。

所以,西蒙豹将女巫扔进了河里。很长一段时间后,女巫没有回来,他扔了一个女巫学徒,并让她看看发生了什么。刚刚扔了三个,然后扔了三个长老。西蒙豹在河边恭敬地等待,同时还在口中说:“武汉,三个老人不回来了,这是什么?”似乎人们将再次被派遣。

他周围的人都被吓死了。 “它们都是锄头,锄头和破损,血液流动,颜色像死灰色。”这时,西蒙豹说,下次有人敢说何波的妻子,那么他就会被派去亲说。从那时起,禹城就没有禾波的儿媳。

后来,根据西门豹的政策,洪水迅速得到控制,运河被转移到灌溉农田。玉城人民很快就变富了。

从西豹的情况来看,不仅可以看到中国人已经打破了神权的权利,而且更容易让国家变弱,但更容易让国家变得更强大。

事实上,在神权统治下,国家可能会坚强一段时间,但很难持久。相反,在没有神权政治骚乱的世俗君主制下,它总是强大的。古代和近代许多文明的衰落与神权政治密切相关。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神权的衰落,世俗化更加激动和繁荣,这导致了中国人民的强大的同化能力和更加人性化的城市的社会氛围。和许多不同种族的人一样,一旦来到中国,他们很快就会被中国人同化。事实上,关键的原因是这一点。

河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afmtw.com 技术支持:河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