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白酒寻访:“放弃低端”的水井坊 大量散酒何去何从

2019-08-31 点击:1221


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所白酒波头/王勇

水井坊在18家上市酒类公司中独树一帜: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酿酒车间”,由外国投资帝亚吉欧控股,并于2000年推出高端葡萄酒品牌。价格曾一度高于茅台和五粮液。

然而,这家公司最独特的方面是积极放弃低端市场并专注于高端市场。众所周知,由于泸州白酒的酿造过程,高端葡萄酒的生产将伴随着大量的低端葡萄酒,这就是为什么五粮液有很多子品牌。相比之下,水井坊采取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切断了低端品牌,放弃了低于300元的市场。

从表面上看,分高端和高端葡萄酒收入占收入的大部分,公司的销售毛利率超过80%,仅次于茅台。但仔细阅读财务报表将显示该公司每年仍有大量的松散葡萄酒销售,这是该公司的低端产品。今年上半年,散装葡萄酒的销量与品牌葡萄酒持平,但收入微不足道,仅占品牌葡萄酒的2.65%。

出售的散装葡萄酒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大量的散装葡萄酒被用作库存进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由此产生的库存价格损失不容小觑。 2015年和2016年,库存价格损失超过5500万,2017年达到1.07亿。

“出土”高端葡萄酒:MBO管理后成功管理,帝亚吉欧进入主体

水井坊,原名四川全兴酒厂。

1996年,四川药业上市,其全国股份由四川成都全兴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兴集团”)持有。 1998年,四川药业发行了供股。全兴集团的子公司全兴酒厂(以下简称“全兴酒业”)全额认购国有股。通过这种方式,全兴酒厂被注入上市公司。

通过重组,四川药业已从原药业上市公司转变为主要从事酒精,医药等生物发酵工程的新型企业。

随后,四川药业更名为四川全兴股份有限公司(全兴股份)。当时,该公司的主要葡萄酒业务也被称为全兴大曲。

1999年,水井街酒厂的遗址在原全兴酿酒厂举办。该酒厂是元,明,清时期的第三代烧酒车间,被誉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酿酒车间”。 2000年,全兴股份借机推出“水井坊”品牌。水井坊被定位为高端白酒。当时出厂价格为300元,高于茅台和五粮液。当年8月上市时,年底前完成销售额5479万元。

全兴大曲和水井坊两个品牌的营销从一开始就分开,销售分别由全兴销售公司和水井坊营销有限公司进行。

2001年,全兴大曲和水井坊分别实现销售收入5.89亿元和1.85亿元。 2002年,两个收入持平。 2003年,水井坊开始超越全兴。净利润趋势是相同的。自2002年以来,全兴系列已经开始亏损。一直持续到2005年,水井坊的净利润越来越高。 (从2002年开始,该公司仅披露销售公司的净利润,不再披露。收入数据。2002年,水井坊和全兴系列收入用于高端葡萄酒系列和中低档葡萄酒当时,中低档葡萄酒有几天,但规模并不大。

8da9-icmpfxa6626691.png

2002年,全兴股份有限公司改制为国有企业,成都瀛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瀛升投资”),深圳市矢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作为“矢量投资”,全兴联合交易所和成都市财政局签署了全兴集团的国有股权转让协议。

其中,盈盈投资是包括杨裕基在内的全兴集团管理团队的股权平台。全兴联合工会是全兴集团母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矢量投资是外部投资者。转让完成后,三家公司分别持有全兴集团67.7%,20%和12.3%的股份。到目前为止,管理层已完成上市公司的MBO。

2006年,公司更名为水井坊,并立即迎来了下一个大股东。当年12月,帝亚吉欧收到了全兴集团43%的股权,2008年和2010年,它转让了水井坊工会6%的股份和盈盛投资的4%,持有53%的股份,持有全兴集团并成为水井坊。实际的控制器。 2013年,帝亚吉欧接受了瀛盛投资剩余的47%股权。到目前为止,全兴集团成为帝亚吉欧的全资子公司,然后全兴集团更名为“四川成都水井坊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井坊集团“)。

截至目前,水井坊集团持有39.71%,大都会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持有23.43%。帝亚吉欧通过水井坊集团和大都会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控制了该公司63.14%的股份,并且是水井坊的实际控制人。

隐藏的松散葡萄酒:销售收入的90%的销售额的一半可以忽略不计

帝亚吉欧进入水井坊的直接影响是他不得不剥离全兴大曲。

根据2007年外商投资目录,在限制行业的第三大制造业中,着名白酒的生产需要由中国人控制。 2011年,在帝亚吉控股全兴集团之前,着名白酒全兴大曲制造商全兴葡萄酒被水井坊剥离。

在定位方面,水井坊定位为高端葡萄酒,而全兴定位于低端。一般来说,同一品牌的高端和低端葡萄酒之间会存在联系。例如,高端葡萄酒的价格上涨将为低端葡萄酒留下空间并推动各种产品的销售。然而,水井坊和全兴并没有互动。

2008年和2009年,全兴酒业的表现无法与水井坊相提并论。两年内,净利润分别为2244万元和204.6万元。虽然利润贡献微不足道,但在整个葡萄酒产业剥离后,水井坊葡萄酒失去了低端品牌。 2015年,该公司正式宣布将放弃低端品牌并专注于高端品牌。

泸州白酒的生产过程决定了高端葡萄酒的生产将不可避免地伴随着大量的低端基酒。由于没有自己的低端品牌,水井坊的低端基础葡萄酒直接作为散装酒出售。

低档葡萄酒以散装葡萄酒的形式出售,对水井坊的集水结构影响很大。 2010年和2011年,水井坊低档葡萄酒收入分别超过2.14亿元和1.21亿元。 2012年剥离全兴葡萄酒业后,低端葡萄酒的收入迅速下降。 2016年,仅有26.4万元(2016年之前,“天昊陈”被归类为低档酒,但收入金额并不大)。

从那时起,低端葡萄酒(散装葡萄酒)的收入逐渐增加。 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收入分别达到24,529,200元和4,359,995元,但仅占同期中高档葡萄酒的0.88%和2.65%。然而,在此期间,散装葡萄酒的销售额占同期中高档葡萄酒销售额的31.77%和112%。低端葡萄酒作为散装葡萄酒出售,直接结果是价格太低。

众所周知,市场上的低端葡萄酒一直面临着产能过剩的问题。对于没有低端品牌的水井坊来说,情况更加困难,这带来了第二个后果。近年来生产的大多数低端葡萄酒都被用作库存。留在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

根据近年来公布的产销数据,可以粗略估算中高档葡萄酒和散酒的年产量和销量。 2016年至2018年,水井坊公开披露的中高档葡萄酒销量逐步增加。但是,松散的葡萄酒是不一样的。 2017年和2018年,白酒销量分别为5,077.13吨和2,235.76吨。 2018年销量与2017年相比有所下降,同期库存量分别为24,140吨和32,767.96吨,同比增长36%。

自2015年以来,水井坊每年都要增加库存折旧损失,这显然与大宗库存有关。 2015年和2016年,库存价格损失超过5500万。 2017年,它达到了1.07亿,占公司净利润的32%。该公司披露的原因是,2017年,开发300多元板块的目标得到加强,不到300元的板块被废弃,这是由于加工过的“沾染的葡萄酒”所致。生产过程不适合生产核心产品“。可以看出,大量散装葡萄酒库存中的价格下跌风险对公司的利润构成了真正的威胁。

b9b7-icmpfxa.png

2018年,公司增加了基础葡萄酒产量,散装葡萄酒产量增加到10,863.72吨,但散装葡萄酒的销量减少了一半,大量的松散葡萄酒成为库存。

在后期,公司的产能扩张项目将逐步投入生产。随着产量的增加,松散的葡萄酒量也会增加。如果这部分葡萄酒继续成为库存,它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公司财务报告中的“定时炸弹”。在投资者交流会上,公司管理层多次引导投资者忽视松散葡萄酒的相关指标,但在散装葡萄酒的销量几乎等于品牌葡萄酒的销售量的情况下,仍然存在大量的松散葡萄酒成为库存,相关指标是投资者。不容忽视。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水井坊的库存折旧损失仅为人民币3,381,600元。未来还会有另一次大规模的应计利润吗?

下一个高端竞争:销售费用占收入的30%

目前,水井坊的收入主要来自“水井坊品牌系列”。上一年的收入为27.26亿元。天昊陈和系列葡萄酒的比例非常低。 2018年,仅为6375.9万元。

水井坊牌系列葡萄酒涵盖各种高端和下一代高端产品。高端葡萄酒包括“精翠”和“收集大师”。两者售价一千元;但核心产品仍然是下一个高端的“早午餐8号”。 “和井平台。”

3bf2-icmpfxa6630048.png

水井坊的战略目标是实现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300-600元以下的高端行业;长期目标是在高端部门拥有600多元的地位。

血腥之路。

从2016年到2018年,茅台,五粮液和国窖1773的连续涨价让水井坊稳定了300-600元的高端价格带。在300-600元的行业中,包括水井坊在内的八大品牌占据了76.5%的市场份额,竞争激烈;前三名是以巨头为主的高端市场,前三大品牌占600元以上的96%。

今年7月22日,水井坊发布半年报,第二天股价大幅下挫。暴跌的根本原因或销售费用的增加是由净利润引起的。为了进行品牌推广,水井坊在上半年增加了对电视和户外广告的投入。销售费用达5.4亿元,占收入的32%。上半年净利润仅为3.4亿元。

事实上,水井坊的销售费用率在过去两年中一直保持在30%左右,跻身少数上市白酒企业之列。 2017年,水井坊的销售费用率为27%。 ST皇泰亏损后,在上市白酒企业中排名第五; 2018年,销售费用率为30%,排名第二,并在今年上半年继续上升至32%。但是,由于收入规模小,销售费用绝对数额不大,金额仅为第九。

56b7-icmpfxa6631430.png

高端战场争夺资本投资,这笔资金不仅要直接用于渠道,还要用于品牌。作为2000年推出的高端白酒品牌,水井坊与茅台,五粮液和1573之间存在天然差距。有必要进入高端行业,或者只是为了省钱。

水井坊的管理层了解这一事实。在2018年年度报告投资者交流会上,提出了“品牌内涵的投入”,并提到“水井坊要成为高端白酒品牌,继续打造高端品牌是当务之急”。这意味着这笔钱将继续燃烧。

2016年,水井坊的收入规模在上市白酒企业中排名第16位,2017年和2018年上升至12位。销售率约为30%,现阶段竞争激烈。行业前三位分别是茅台,五粮液和洋河,分别只有3%,9%和11%。

件是公司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的平均收入增长率不低于基准企业平均水平的110%,基准企业是2018年收入的十大上市白酒公司, 分别。适用于: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顺新农业,山西白酒,古井贡酒,口子玉,金石园,老白干酒。

该目标与投资者交流会的管理层目标基本一致,次高端行业的增长率高于行业平均增长率。

2017年,水井坊2018年和2019年的收入增长率分别为74.13%,37.62%和24.25%,而同期10家葡萄酒公司的收入分别增长21.28%,26.73%和26.59%。水井坊的收入增速明显放缓。今年第一季度显示水井坊的增长率低于基准企业的平均水平。在激烈的白酒竞争中,水井坊所感受到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截至目前,只有茅台,五粮液和金石源披露了上半年的业绩。这三家公司的平均增长率为24.25%,而水井坊的增长率为26.47%,略低于前者的110%。

11fa-icmpfxa6634970.png

能否实现这一增长目标仍然非常不确定。目前,300-600元的下一个高端细分市场是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自然也吸引了众多竞争对手。专注于600多元的高端白酒企业和原价不到300元的葡萄酒公司正在开发新产品,试图在下一个高端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如莱茂,特曲60版,古代8,国界等。

件。股权激励计划以每股25.56元的价格共授予256,200股股份。这个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有很大的折扣。过去六个月,水井坊的平均价格为45.13元,比股权激励价格高出76.56%。

所有使用的股票都是从公开市场回购的。回购资金总额在1400万元至2800万元之间,价格不超过60元/股。向管理层盈利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也反映了次高端地区的危机感。

总经理只用了两个月才出现在名单中。今年5月10日,水井坊发布公告。范祥福因个人原因于7月1日辞去总经理职务,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根据提名,他从7月1日起聘请魏永彪担任公司总经理。

范祥福在媒体传播会上说,“这个年龄不能负担。我想把这个负担交给危险先生。”水井坊即将进入危险时代。

由Jing Cui和集合大师代表的高端产品未能发布足够的性能。第二批高端产品面临多重竞争,该书还包含大量酒类价格下跌的巨大风险。水井坊的危机感十足。通过指导和股权激励来锁定总公司,将管理与公司的绩效目标捆绑在一起,帝亚吉欧的危机和井的任务并不简单。

公司观察

日期归档
河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afmtw.com 技术支持:河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